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媒体看后八

《山东网》报道:一片兵心植沃土

发布时间:2021-08-04 16:35:06     来源:后八里沟村山东鑫琦集团    浏览量:90

记全国最美退役军人、全国模范退役军人、邹城市后八里沟村党委书记宋伟

  “干不到一流就是失职,拿不到第一就是落后”,在邹城市后八里沟村广场上,一句响亮的口号赫然醒目。村党委书记宋伟说,这句话已成为全村创业精神的象征。
  1975年6月出生的宋伟,父母都是土生土长、老实巴交的庄稼人,他兄弟六人,排行第六。当时父母为了给哥哥们结婚成家,耗尽了力气、家境一贫如洗,生活更加困难,宋伟既心疼又无奈,为了生活、为了替父母分忧,宋伟放弃高中学业主动承担起家里的农活,农闲时学做小生意,卖过冰棍儿、收过酒瓶,在孟府酒厂干过临时工。为了跳出农村,实现儿时当兵的梦想,1992年,几经周折,宋伟终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。在部队宋伟曾立下誓言:再苦再累也要在部队里混出名堂,为父母争光,为自己拼个好前程。先后担任过工兵、通讯员、勤务员等多种职务。参加过抗洪抢险,荣获三等功、优秀士兵、学雷锋积极份子等多项嘉奖,并光荣的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 
为家庭分忧

  记忆中最深刻的,往往是最不愿意说出口的.服役几年后,1996年宋伟又回到了家乡,看到依然贫困的村庄、脏乱差的环境,面对年迈的父母、自家破旧的草房,心中涌起了自责和悲伤,暗下决心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,凭着在部队大熔炉里,锻炼出的那股坚强和韧劲,直面逆境,先后在饭店端过盘子、洗过碗,做过勤杂工;在建筑工地认老师学做木工、做泥瓦匠。在工地上,宋伟肯吃苦、不怕累,掌握了一定的技术,一步步成为了技术能手,学会了建筑施工管理,经过几年的艰辛成为了一名项目经理,先后创办了自己的建筑公司和物业公司,取得了个人事业的初步成功。为了孝敬父母,回村为父母建起了村中最好的别墅,在城里也为自己购置了楼房,积累了几百万元的发展资金,为父母争得了荣誉,为家庭争得了面子。
  这时候,宋伟体验着个人富裕的快乐,父母安康、家庭幸福。但宋伟每次回到老家,目睹破烂的村庄和村民无收入的现状时,总让宋伟心中有一丝惆怅和不安,经意与不经意之间,总是想到:面对生宋伟养宋伟的老家、面对父老乡亲的贫穷,宋伟能做点什么?
  当时后八村是市里有名的穷村、乱村,落后村,集体没收入,村民无事干,欠账多、光棍多。一些村民和党员找到宋伟,问宋伟:“你自己富了,能不能带领大伙一块富?”此时,街道领导也动员宋伟回村参选支部书记,面对自己刚刚拥有的几百万资产,蒸蒸日上的事业,宋伟有过短暂的犹豫,但是面对组织的召唤、群众的期盼,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想起退伍时部队领导对宋伟说的话:“当兵为了保家卫国,回家也得为群众服务”,宋伟决定挑起村庄发展、村民致富的担子!2004年12月,宋伟接任后八里沟村村主任和党支部书记。

 
 
为村民分忧

  任何事情,想和干都是有距离、有差别的。面对支部弱、村子穷、人心散、干部私心重、不团结的现状,宋伟突然感到压力山大。宋伟害怕了,担心了, 天天吃不下,睡不着,一天到晚脑袋里只想着,怎样改变村庄旧貌、怎样才能让村民过上好日子。宋伟暗下决心,立下誓言:“后八村一年不发展,是我没有找到方向和目标;两年不发展,是我思想滑坡、偷懒磨滑;三年不发展,我将自动辞职,绝不耽误后八发展。”
作为一名退伍军人,宋伟深知令行禁止的重要性,为了尽快让村子改变模样,上任之初宋伟抡了三板斧:第一板斧是砍自己。放弃自己城里舒适的楼房,搬回了破旧的老村;每天早上六点起床,既当吹号员,还当保洁员;晚上既是保安,还是矛盾调解员。
  顶住压力撤掉在村里干会计的大哥,同时清理了他多耕种的集体土地,大哥想不开,大嫂更难缠,“清了我们多种的地应该,但是,你大哥干会计兢兢业业这么多年,没犯错误,为什么不让他干了?”宋伟坚定的说:“既然我当村书记,大哥这个会计就不能当了。”经过无数次的争议和商谈,大哥委屈的接受了宋伟的这个决定。
   宋伟的三嫂在自家的麦田里违规种了300多棵树,一夜之间让宋伟全给拔了。正人先正己,要想干成事,让人信服,必须身边清,自己正。
  第二板斧砍向村干部。宋伟亲自拿米尺,测量村干部的耕地,不允许村干部,多占用集体土地和农具,多种的地、占用的集体农具,必须归还集体;村干部及亲朋占用的集体宅基地,必须定价缴费,人人平等;规定,村干部家里的事情,自己做,自家地里的活自己干不许村民来帮忙;村干部禁止参与牌局,不允许到村民家里吃饭饮酒;不允许村干部参与村民家喜事、丧事;不能拿村民一针一线,不能抽村民一支烟……
第三板斧砍向村中不正之风。对打牌赌博的,讲道理,苦口劝,举案例、讲危害;对喝酒骂街的、不孝敬老人、一人吃饱全家不饿、不顾家的;入户走访,单独谈心,耐心劝解,说服教育,引导大家在经营幸福小家庭的同时,共建和谐大家庭,喊出了“一家人、一条心、一个目标、一起拼”“后八是我家、发展靠大家”的响亮口号。
  三板斧措施的坚持和落实,形成了人心思上、人人思变的好风气,提升了村干部的公心,加强了村干部为群众服务的决心和信心,形成了全村干事创业的新气象。
  为壮大集体经济,宋伟又坚定地走开三步棋。党支部一班人研究认为:改变村庄面貌,首先要有经济基础。集体有产业,村民才能富。第一步兴办集体企业。2006年,宋伟们多方借款,创办了村里第一个企业,酱菜厂,30名村民成了工人。紧接着又筹措资金,建起了水泥预制件厂、金属制品厂。当年,村集体收入突破百万大关。
  一个村庄想要谋求更大发展,就要开阔眼界、打开思路、抓住机遇。宋伟先后组织党员、村民几乎跑遍了全国所有先进村,不止一次到华西村、南山集团、蒋巷村、大寨村、南街村等先进村庄学习取经。一位领导说:“后八村的发展经验都是偷来的、学来的、亲身实践悟出来的。”
  退村上楼是宋伟外出学习的重要成果,也是宋伟村庄发展的第二步棋。2007年下半年,邹城市出台“城中村”改造政策,鼓励有条件、成熟的城郊村庄,退村建楼,改善居住环境。两委班子敏锐的意识到:“这是村庄实现发展的难得机遇。”可是因为地理位置偏僻,市里的改造计划中并没有宋伟们村,宋伟们无数次到街道和市里去申请汇报,递交村庄整体搬迁、改造的具体方案,争取改造批文。最后立下:不出乱子、不给上级添心思的“军令状”,市里才勉强同意将宋伟们村补入改造计划。
  事情的发展并不顺利,按照规划,建新村只占地100多亩,老百姓搬家上楼后,占地400多亩的老村址,会立刻拆迁复垦。因为中间有个时间差,相关执法部门以违法占地为由叫停了新村建设,并下令拆掉已建好的楼房。当时宋伟坚信这个事是正确的,既能节约土地,还能改善老百姓的居住环境,拉近村民之间的贫富差距,不让老百姓花一分钱。借此机会还能进军房地产领域,利润抵扣工程款的同时,还能发展集体经济,一举多得。
  当时的新村工程,欠着8000多万元的工程款,如果被拆掉,不仅没法向村民交代,高额的欠债更会让宋伟背上诸多骂名。走投无路,宋伟准备跳楼,以自己的牺牲,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,由于宋伟的坚持,拆楼一事暂时搁置。不久后,一位省国土部门领导来邹城调研,肯定了宋伟的做法,“占了100亩,腾出400多亩,为国家节约了这么多土地,这就是值得推广的典型。”一句话令人动容,后八村民的上楼之路有惊无险。

   建房难,搬家更难,为了打消村民顾虑,宋伟带头拆掉为父母刚盖好的三层别墅。群众看干部、干部看支部,“书记家的好房子都拆了,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就这样,7天时间,512户全部拆完搬入新居,没有发生一例纠纷。村民住上了宽敞明亮、装修一新的楼房,花园、广场、诊所、儿童乐园、超市饭店等一应俱全,成为济宁市第一个当年建设、当年免费入住的改造典型。
   正是由于村庄改造,后八赢得了快速发展的机遇。
  趁热打铁,壮大集体经济,动员村民入股成立集体公司,但是许多村民对集体企业发展前景有顾虑,试探,友好性的参股1000-5000元不等,面对村民的疑惑,宋伟带头拿出了自家的300万元现金交给集体,会同集体多方借款,注册1000万元成立了第一个公司。自力更生,勤俭创业,先后成立了建筑安装、房地产开发等多家公司,开启了宋伟们兴企强村的发展之路。
  集团化发展是后八发展的第三步棋。2012年集体拿出资金3亿元,注册了鑫琦集团,同年,经组织批准,成立了邹城市第一个村级党委。多年的拼搏和不断的创新,现集团涉及房地产开发、建筑安装、商贸物流、教育科技、医疗养老、文化旅游等多种产业,固定资产达到了50多亿元。
  2017年,后八村响应上级号召,实施村集体经济,股份制改革,拿出12亿元为全体村民和员工配发股份。平均每户村民分得股值400-500万元,实现了人人是股民、家家有分红的和谐幸福大家庭。宋伟本人按入股时30%的比例分到了4亿元的红利,大家都劝宋伟拿回这笔该得的巨款。
  但是,宋伟是一名共产党员、一名退伍老兵,宋伟回村任职的初心,就是摘掉后八村贫困的帽子,带领大家过上好日子,不为钱来、不为利来。宋伟当初拿出的300万元,只是抛砖引玉,引导大家建立自己的公司,创大业、做主人,共富裕。最终宋伟说服了大家,只拿回了当初入股的300万元,4个亿的分红全部捐献给集体和村民。
  让村民享有稳稳的幸福,实施民生三大保障。后八村发展壮大了,由穷变富了,但发展成果必须人人共享。在这方面,宋伟做到了三个保障。首先保障村民就业。宋伟始终坚持想干的给机会、能干的给平台、干好的给荣誉、滑头的即开除。目前,他们共安置400多名村民在集体就业,在后八村劳者有岗,人人有活干,家家有收入,有为者有位。其次,保障村民接受良好教育。2007年开办村民夜校,人人写作业;创办村报《鑫琦之声》;家家安装小广播;户户挂祖训、制定家训;倡导以 孝治村、以德育人,创建《孝善微信群》、传唱《孝德歌》;连续16年评选“十大孝星”,成为远近闻名的“中华孝善模范村”;
  在全村人人配股的基础上,为18岁以下的孩子增加抚幼培养股,让家长有更多的资金培养孩子;为大学生发放奖学金;连续多年假期,分批组织,中学生到俄罗斯、韩国、新加坡、日本等国家开展研学游活动;到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感受祖国改革开放的成果,组织小学生到韶山、井冈山、延安等地接受红色教育,增强孩子们的爱党爱国情怀;联合北大教育集团创办高品质学校——投资12亿元建起了北大新世纪实验学校,让孩子不出家门就能接受北大教育。保障老有所养。为每位老人增加了营养保健和医疗救治股;每月1号,发放价值300元的营养品;为当月过生日的老人过集体生日,发放祝寿红包;每年重阳节,组织老人大联欢、近郊游、大聚餐,发放礼品。目前,与老年医学研究会合作,建设了鑫琦中医医养康养为老中心,既保障了本村老人,又服务于社会。
  任何事业都不是一帆风顺的,创业的艰难无需自诉,人终归不是机器,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,宋伟迎来了自身健康的挑战,无规律的头疼。宋伟起初并没有在意,直到有一段时间,头疼加重,一歪头就有液体从耳朵里流出来,这时不得已才去医院诊断。2016年,宋伟辗转多家医院来到北京治病,诊断为脑脊液外漏,病情比想象的更严重,必须立即进行开颅手术。在进手术室的前一刻,同志们来看宋伟。宋伟跟大家交代:“这次我要是真没了,你们也得继续好好干。宋伟倒了,全村老百姓的靠山不能倒!”。
  宋伟住院期间,十多亿的商业项目——鑫琦国际正处于建设攻坚阶段,伤口拆线的当天宋伟便强行出院赶回了村里,同事们看到宋伟缠着白纱布的头,惊讶的说:“书记,你不要命了!”宋伟因为提前出院,又没有按医生的要求休息,病情复发,只得进行二次手术。
  村庄发展的艰辛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每每看到全村老少在后八这个大家庭中无忧无虑,幸福快乐的生活,宋伟也由衷地感到欣慰,自豪感、幸福感油然而生。
 
 
为社会分忧

   后八村的幸福是奋斗出来的,回顾后八的奋斗历程,有心酸、有自豪。全体职员都是一个超长待时、高效运转的群体,由于员工认真负责加班加点,很多“90后”像“80后”,“80后”像“70后”。就连宋伟这个“75后”也像个60多岁的老头。有一次,宋伟带6岁的女儿坐高铁出门,乘务员看到独自上厕所的女儿上前好心劝说:“小朋友,下次上厕所记得让爷爷带你去。”一句话让宋伟父女俩倍感尴尬。
  工作辛苦、纪律严明,所有工作人员统一服装,党员佩戴党徽、团员佩戴团徽、群众佩戴为人民服务徽章;走路一律小跑;无论是凌晨、中午,还是深夜,无论是党委书记、公司老总,还是刚入职员工,泡方便面、吃盒饭加班是常有的事;所有人一专多能,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都有一块砖的精神,哪里用就往哪里搬。宋伟常对大家说:“别人休息咱们开会,别人吃饭咱们干活。”雨天他们组织学习、晴天他们赶超工期。许多人来到后八看着宋伟们一个个项目,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,不由得感叹:这就是后八速度,这就是鑫琦精神!
  发展起来的后八里沟村,在保障村民物质和幸福指数不断提升的基础上,喊出了“让鑫琦人幸福、让老百姓受益”“不为政府添麻烦、多为国家做贡献、甘为群众谋福祉”的担当口号,逐渐承担起社会责任,投身公益事业。每年在社区开展“书香家庭”“孝善之星“最美居民”等评选活动,实现了孝德育人、文化强民的良好治理。
  他们积极倡导开展慈善救助公益活动,2015年,出资1000万成立山东省首家精准扶贫救助基金;2016年,倡导成立了邹城市扶贫基金;2017年,为省老龄事业促进基金会捐款400万元;2020年,捐款500万元,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,连续多年,宋伟们都组织“庆八一、敬老兵、树先锋”文艺演出。每年用于慰问因病致贫家庭、留守儿童、孤寡老人、伤残军人、英烈家属等家庭的总支出都在600万元以上。
  目前,鑫琦集团共有固定员工1500余人,季节性用工3000余人,引进大学生300余名,吸纳退役军人200余名,宋伟们村党委成员5名,4位都是外聘的大学生。为了让人才留在农村,服务农业,施展才华,宋伟们制定了许多吸引人才的福利制度,例如:为员工配车、配房、配股等大项福利;为退役军人增加军龄工资;给员工父母发放养老工资等。截至目前,有400多名员工有了楼房、接来了老人、带来了孩子,在这里安居乐业、共享鑫琦发展成果。
   回忆后八村16年的乡村振兴历程,宋伟一直认为,人生的意义就是:活着能做多少好事、照顾多少人,死后多少年还能有多少人惦记。做为一名退役老兵、一名共产党员,宋伟将始终保持军人本色,坚守初心使命,在致富大道上满足全体村民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向往。(曹敏  宋光明)